logo

 

我們能做什么?

主要負責注冊香港公司、BVI公司、美國公司、英國公司、國際商標、國際書刊、銀行開戶等咨詢!為需拓展國際業務的企業提供全面的優質服務,協助其事業的開拓和商務的發展。

 
0755-829962299

Location: Home / Hong Kong Ordinance

香港條例專題

閱讀香港
香港公司法說明
香港有限公司章程
香港商業登記證
香港公司董事原則
香港公司條例規定
英國報稅問題
遞交周年報表事項
確定利潤來源基本原則
香港利潤征稅的準則

業務快捷導航

注冊香港公司 離岸公司注冊
香港公司年審 年審做賬報稅
商標注冊服務 商務秘書服務
銀行開戶預約 專業律師公正

閱讀香港


時間:2016-08-22 點擊復制分享給朋友

近幾年很值得一說的文化現象就是,在圖書出版方面,香港作品與作者大舉引進,一時之間有"港人北上"的說法,并且趨勢看來還有進境。從政策控制而言,較之以往有所松動,這自然助推了香港作品的引進;從文化交流而言,這也實屬必要;但如果談及背后的文化生產與深在原因,那必須說,這一話題仍有可論議抉發之處。


首先,就我看來,目前引進的香港文化文學作品其實可分為兩大類,我將它們名之為"意見香港"與"文學香港",前者相較受歡迎得多。


所謂"意見香港",指的是這兩年香港文化人,尤其是公共知識分子依憑媒體發達而大舉切入內地政治、文化、民生等諸多議題。當下中國最大的文化表征之一即是信息紛亂與情緒乖戾。一方面是言論空間的逐步艱難成長,一方面是與此相比并不匹配的言說能力與分析能力,往往話題多而內容少,情緒多而觀點少,空話多而實話少,概念多而對策少,或是八股文的改頭換面,或是學術講章的照本宣科,就整個思維的寬度與深度而言,目前的言說能力尚有不足。


因此,也就不難理解我所謂"意見香港"的香港文化人與評論者的作品為何會如此大受青睞。信息駁雜而開放,長期以來形成的言論自由的氛圍,以及普世價值的確立與認同,使得香港論者的觀點往往較為平情而客觀,加之豐富的現代化經驗,我們所面對的諸多發展問題,在他們看來自有一套可資參考的方法與理論。如以梁文道之評論而言,他所依托的思想資源和觀察角度其實仍受惠于香港,加之其對內地民情的深刻了解,他們的文章自然入情入理。而就寫作而言,梁文道、馬家輝等皆因多年的現代評論寫作經驗,下筆是去肉見骨,直指本心。正是如此,香港特殊的地緣環境使得香港論者對于現代性問題的了解可稱深刻,同時對內地情況也不陌生,而始終在思想觀念與意識形態上梯接歐美的他們,在面對當下詭譎政經劇情之時,仍秉持常識與常理,也就使得他們的意見讀來未必是最帶勁的,卻常常是中肯的。


我相信,對于"意見香港"的依賴在未來一段時期內仍將持續,尤其是現代文化與政治方面的話題。在過去幾十年,因為政治的隔閡,香港對內地而言只是一個書面詞語,而如今隨著全球化以及整體利益的密切相關,導致不論是內地還是香港,都必須重新審視彼此的位置與關系,而"意見香港"從某種意義上而言是一種"香港意見"。這既顯示了香港對內地的重要,同樣也顯示了內地對香港的重要。


就"文學香港"而言,問題可能更為復雜。首先,我不認同對于"香港文學"這一概念的過度標舉,這是一種基于行政區文學觀而生的稱呼。如果僅僅因某作家籍貫乃至落腳于香港,就將其作品歸為"某地文學",實在是小看了作者也小看了文學。文學有文學自身的版圖。譬如,以董橋而言,我始終不認為他特別香港,相反他似乎更適合以"文人文學"來分類,又或如臺灣的高陽,似也不可簡單安置在臺灣文學脈絡中來討論,更合理的情形應該是將作者作品放置在各自最貼切的文學審美譜系中去研讀,否則會產生不必要的誤讀。


這種誤讀最明顯的一例是,如果我們認定金庸、亦舒、李碧華等人的作品是香港文學的代表,那也就無法在這個審美體系中去討論西西、劉以鬯、也斯、董啟章等人的作品。事實上,對于前幾人而言,他們的作品一直是大家眼里的"香港文學",但實際上"文學香港"的景觀遠比此要來得豐富廣大。西西的智性清明,施叔青的頹廢艷異,董啟章的不拘瑣細,黃碧云的溫柔暴烈,在為我們呈示了一個被誤讀誤解的香港其實博大深閎。但就目前作品的引進情況而言,西西作品正在全面推出,董啟章稍有一二,其余諸人,皆未入內地讀者視野。因此我們遠未能說,今日對于香港文學作品的引進非常全面而成功,事實上,絕大多數大學中文系教授根本不關注香港作家作品。而若就香港味道及對香港文學的延展墾拓來說,這些純文學作家的作品實在很能激發內地讀者對于香港的認識,文學的認識。


再者,就文學寫作而言,此處單說一點,即香港作品對于現代性與現代都市中人情、人性與人心的開掘要比內地作者來得深刻細膩。雖然內地的城市化進程日益蓬勃,但無可否認至今內地仍屬于前現代階段,從思想觀念到生活方式、行為言談,還擺蕩在回不去的前朝與到不了的未來之間,弄得有點不尷不尬。而我們所謂的城市題材作品,只是有題材而無城市,或有城市而無城市生活,對于城市的析解多流于庸常膚泛,更遑論深刻洞察現代人的心情心態。這方面,香港文學可資借鑒處甚多。


不論是"意見香港"還是"文學香港",我們終于到了不再閉門不出的年代。但目下的引進尚顯功利性較強,而所謂"港人北上"我以為還北上得不夠多。我們需要接觸更多的香港作者與作品來完善我們久已缺損的認知維度。(顧文豪)


   聯系寶龍客服 關閉
  寶龍客服 在線咨詢
  寶龍客服 在線咨詢
寶龍客服 在線咨詢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表